箭士柳白猿》:这次看“武侠专家”徐皓峰拍箭法

  柳白猿的箭法皆有出处

  记者(以下简称记):这部电影2012拍好,隔了四年终于上映。上次采访您,您说对武学家于承惠老先生(片中武术高手匡一民的扮演者)过世但电影未能上映十分遗憾,现在是不是终于释怀?

  徐皓峰(以下简称徐):对不起于承惠老先生,他生前没看过完成片。我们团队在郊区拍《》时,计春华陪他在医院做化疗,他跟我们许多人都感情深,却怕干扰我们,没跟我们说他在。与于老重逢,只能在银幕上了。

  《箭士柳白猿》展现了一种戏曲,现在被称为评剧,当年叫“落子”。电影里,有于承惠老先生唱的落子,是一首落子名曲叫《桃花庵》。

  (当时)于老学得非常认真,几乎给我们组里所有人都唱过《桃花庵》,等有人来探班,于老继续给人家唱落子。

  记:在拍了咏春八斩刀等兵器之后,您这次的兵器为何选择弓箭?片中那些关于射箭的“奥妙”,是您的艺术创作,还是真有其事?

  徐:全世界的射箭体系有几种,有英式射箭体系,日本长弓体系。英式射箭就是《指环王》里面的射箭,是《指环王》的一大亮点。日本的射箭体系在黑泽明的战争片中有。中国式射箭一直被忽略,而射箭是中国古代的六艺之一。所以我就想拍一部。

  《箭士柳白猿》射箭技法,除了(我)采访前清的制弓世家后人,主要是从清朝的射箭书上得来,皆有出处。

  记:这次电影中武打动作依旧非常精彩,、兵器等这些是不是全是您钻研过的实战打法?

  徐:片中的踢馆打斗是掌的肘击术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陶然亭公园中习武的许多青年都会。二十几年没去过陶然亭了,不知还有人练这个。

  片中的“划勒巴子”,就是两个人面对面坐在条凳上,膝盖抵膝盖进行比武,先倒下或摔出去为输。这种比武的方法在1911年、1912年很流行,同时非常凶险,后来慢慢的大家都不用了。

  奇奇怪怪都是生活常识

  记:箭士,这次您为什么拍“士”,您对“士”的理解?

  徐:“士”是(以前)土地很少或没有土地的贵族,最低的贵族,接民,我认为中国以前的贵族类似奥林匹克的体育,把的竞箭法争变成相对公平的比赛,所以有人格。人格就是合理比赛的要求。

  我想在这部片子里转达“士”的文化,就是以前的辅佐概念,以前中国有本事的人都是通过辅佐别人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,实现自己的抱负。柳白猿就是以一个辅佐的心态和事件,进入了那样一个世界。

  上一页

评论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