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陇原发展 点滴印记】人生谢幕舞台上的守护者马进帅

  人生谢幕舞台上的守护者

  作者:马进帅甘肃

  本文中的主人公是一群殡仪馆礼仪师,而且是一群“80后”美丽女孩。在“死亡世界”中,她们为逝者主持者最后的和秩序。她们是正处于花季的女孩,但也是终日与尸体为伍的美丽女孩。

  每段旅程都有终点,每个生命都有尽头,而她们也是陪伴生命走过最后一站的人之一。

  日本电影《入殓师》讲述的温情故事,了无数观众,也让更多的人认识了这一特殊行业。

  在生命的终点,她们用自己的爱心和受众的工具,让逝者有地走进另一个世界,也给生者以慰藉。见过了太多的生离死别,她们更加懂得快乐和珍惜。她们最需要的,并不是优厚的待遇,二十的理解。

  端庄的形象、得体的语言、亲和的沟通,甘肃市殡仪馆女子礼仪班成立一年多来,马卲秀、唐荣、李颖、安晓燕、王芳芳、丁怡等10位姑娘,以出色的丧俗礼仪知识、亲和的礼仪主持风格、温暖的服务,得到办丧市民的肯定,树立起金城殡仪行业的新形象。

  凌晨2点多,李颖在边等车,因为天刚刚亮时有个会要开,等的好长时间,还是见不到一辆出租车,正在她着急得不知所措时,一辆红色出租车朝她驶来,她急忙招手示意打车。这辆出租车见哟有人打车,就缓缓将车滑行到了她跟前,并把头伸出来问道:“小姑娘,你去哪儿?”“华林山殡仪馆。”出租车司机见到身着素黑、身体单薄的小女孩要上华林山,就连连摇头,说了声“我要去”后便绝尘而去。情急之下,李颖只得先打车到二马下,然后中途再告诉司机怎么走。到终点时,司机吃惊地问:“一个小姑娘到这里做什么?”“值班呀。”李颖如实回答。谁知,司机听后面带惊恐,调转车头,离去。

  远离闹市的喧闹,每天与遗体、哭声、白花打交道,殡葬行业的职工在眼里多了些神秘色彩。

  3月16日上午10时许,在中国传统的清明节到来之际,记者走近了这群从事特殊职业的人殡仪馆的礼仪班,一个由10个女孩组成的小团队。

  有6个姑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。

  成长的脚印始于2007年。经过筛选,市殡仪馆挑选了5位女性工作人员派到银川学习殡仪礼仪服务,当她们回来时,带来了殡仪服务的新和新形式;然后东至取经,这一次的洗礼加上她们的“精细进化”,兰殡的礼仪服务到一个完美的境界阳光殡葬。这10名女子毕业于各类不同的专业学校,或主攻法律,或爱好外语,或精通舞蹈进入殡仪馆工作后,她们克服了对遗体的恐惧,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。多愁善感是女子的天性,但工作时她们不可以哭泣,无论在多么悲伤的场景下,她们都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用而又温情的服务为丧属化解伤心悲痛、做好礼仪引导、做好主持。代表自己给逝者的鞠躬,要虔诚;代表家属向逝者说的每一句话,要贴心;代表来宾介绍逝者的每一个事迹,要准确而他们的平均年龄为26岁,最小的才23岁。

  “社会上都讲微笑服务,但我们不能笑,更不能拉长脸,我们叫温馨服务。”记者采访时,这些女孩抢着说。“我们必须用普通话,比如说,请问、谢谢、请节哀等是我们常用的服务用语。但也有些禁语,比如初次见面时不能说欢迎;结束后,不能说再见。还有诸如往这里走、、尸体等词汇也是不能用的。否则,遇到脾气不好的人,会揪着你讨说法。此外,和丧属沟通过程也很重要,有时还要哄死者家属,尤其是在主持会的时候,要非常恰当地调整自己的情绪,做到感同”。安晓燕说。

  人类的祭奠仪式,虽绵延几千年,然殡葬礼仪人却鲜有“科班出身”的。我市殡仪馆,却有10位“80后”女孩,大学毕业后就成了专业殡葬礼仪员。

  昨日上午8点,殡仪馆某悼念厅。李颖站在花圈下,她的身边,躺着一位准备火化的老人。之前的告别仪式上,李颖的任务是当一名礼仪,引导前来悼念的亲朋送别逝者。在李颖看来,她的工作和别的服务岗位没什么区别,只不过她们是专门为逝者服务的。“既然死亡是无法逃避的归宿,那么就得有人做好这份工作。“李颖说, 2008年她毕业于重庆民政学院(现为城市职业管理学院),学的是殡葬管理专业,毕业后就来到殡仪馆工作。“我是青海西宁人,在只有一个亲戚,再没什么亲人,我吃住在殡仪馆。”当记者问及是否害怕时,这位脸上还显得稚嫩的姑娘笑着说:“不怕,已经习惯了,这是我的工作。” “这个职业,其实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恐怖,做这行会更加感受到生命的可贵。”李颖说,大学期间,她们系统学习了殡葬专业课,当逝者家属手忙脚乱的时候,她们作为礼仪人员,能提供一整套殡葬服务,不仅代办仪式和各类证件,还协助办理火化事宜。丧属们马进帅伤心之余,就不必再为繁琐的后事操心了。

  采访中,记者发现李颖很健谈,笑时还露出一颗小虎牙,很可爱。“其实,我们平常生活中都常爱笑的,但从事这个行业,一旦进入工作,自然就严肃起来。”李颖说,殡葬这一行和别的行业还是有区别的,“别的行业,提倡微笑服务,而我们这里不能笑,这是对逝者及其亲朋的尊重。”她还说,从事这一行,说话要特别注意分寸,因为失去亲人的家属,心情都很低落,如果说话不注意,会让他们特别堵心。

  此外,她们从不主动跟别人握手,也很少对人说“你好”,更不能说“再见” ,当被人问到职业时,也是用“民政部门”“服务行业”来模糊回应“社会是一个客观存在,我们并不是贬低自己,或故意,而是不想引起,弄得彼此尴尬。”李颖说。

  在跟班的两个多小时里,李颖在不同的悼念厅里奔波,指导丧葬流程,回答丧属的提问,只有等逝者出殡了,才和记者聊上几句。李颖说,这是一个要求严格的职业,因为对逝者来说,殡葬服务只有一次,要力求完美。她说,一次一位长沙丧属提出要把花圈、桌椅围着逝者摆成心型状,李颖照办了,也因此而累得够呛,可那位丧属却不满意,她摆的形状不好看,李颖只好返工。 “虽然累,但我能理解丧家的心情,毕竟是亲人离开了。”说完她又笑着安慰自己,“能让逝者走得美丽,走得完整,让逝者家属得以慰藉,何尝不是神圣的呢?”

  女孩子拥有丰富的情感,初来殡仪馆,他们都会跟家属一起流泪。丁怡对记者说,有一次她在小厅帮忙,听见一个小男孩哭着喊:“爸爸,爸爸,爸爸你回来啊!”声音里夹杂着一颗幼小心灵失去爸爸的,旁边站着的妈妈也头发凌乱,伤心欲绝:“你怎么就这样丢下我们走了,我怎么照顾孩子啊。”面对此景,丁怡感觉好像是自己的亲人一样,不住,眼泪夺眶而出。她为这对感到心痛。

  每位女孩都要经历这个以泪洗面的过程,在同伴的相互支持和劝解下,他们都适应了。现在礼仪班的女孩们不再哭泣,因为有的丧属容易情绪激动或慌乱,在办理丧葬事宜中不知所措,还需要这些女孩引导。他们的职责就是,在这种氛围当中用温情服务抚慰受伤的心灵,更细致、更贴心地去安抚丧属,而过于激动的情绪是会影响工作的。

  每天早上6点左右,当其他女性正在梳妆打扮时,马邵秀就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  因为要在丧属定下的告别时间内提前20分钟到单位,马邵秀无法乘坐单位的班车。很多时候,她出的时间正是一天最黑最冷的时候。空荡荡的大街上只有她一个人,泛黄的灯发出暗暗的光,呼啸的寒风阵阵袭来。马邵秀的丈夫发现后,也跟着起床,将她送到出租车上并记下车号。当马邵秀表示不需要天天如此时,他丈夫打着哈哈说,起早全为赶吃第一锅牛肉面,其实马邵秀心里明白:那时的牛肉面馆还没开门。

  丈夫出差的时候,婆婆便承担起了照料她的义务。每天早上,婆婆便打开阳台的灯,在阳台上看着马邵秀走出院子,坐上出租车才放心。回家后,疲惫的马邵秀倒头便睡,婆婆就会细心地给马邵秀盖好被子,关好房门,直到晚饭做好,才喊她起床。

  唐荣说,有一次,一位母亲要求为其儿子举行一个只有她和她爱人参加的告别仪式。这场告别仪式很特殊,实施起来困难重重。但唐荣她们知道,告别仪式是逝者家属走出丧亲阴影的重要而有效的方法。所以她们决定,不管多难,都要给这位母亲安排一个完美的告别仪式。第二天,这位母亲走进殡仪告别厅,看到自己可爱的儿子如同熟睡般躺在雏菊花中,儿童读物陪伴左右,点缀着蔷薇花、郁金香,花圈被彩色气球所代替。一段特殊的、温暖的主持词让这位母亲在伤感中得到宽慰。

  唐荣说,一句简单的“谢谢”,一个欣慰的表情,就是对她们最大的褒。

  每个逝者都有不同的故事,每个亲属都有不同的要求。没有现成的模式可以借鉴,她们就查阅资料、请教礼俗专家,设计不同的主持词;看到失去亲人的家属过度悲痛,她们就自学心理学、哀伤的知识,在正常的主持之余,陪同家属,对其进行心理的疏导。

  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,这样的专业女子殡仪礼仪队伍在全国也不多见,在内尚属首例,因为女子从事殡仪行业要面临更多的困难。谈及工作感受,几位姑娘不约而同地谈到“压力”。每天一上班就要整理当天的告别主持词。由于逝者的身份、性别、履历等情况千差万别,这就需要她们尽可能详细地了解情况。按照习俗,所有的仪式要在3天内做完,这是对她们的巨大挑战。为了保持饱满的状态,礼仪班的姑娘们每天都提前到单位,集体跑步十分钟,锻炼身体,以最佳状态投入到工作中。压力还来自于社会的不理解、情感的过度消耗等等,尽管这样,她们还是了下来。

  从事这项工作一年多,10位姑娘走过了由最初的恐惧到了解、热爱礼仪工作的心历程。王芳芳告诉记者:“其实,和医务工作者一样,我们也是,送亡者最后一程。”

  谁说不是呢?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,以女性的细心、缜密和温情,为上千个家庭送去安慰,让逝者安息、令生者坚强。她们是最美的。

  两个月前的早上6点,任小娟起床准备上班。她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地说,头发太长了,早上洗漱太费时间。第二天,她便把自己的头发剪成了短发。

  春天来了,女孩们都会把自己打扮得靓靓的,留着长发,穿着漂亮的衣服。但礼仪班的女孩们却不能这样。“我现在都习惯了其实,我也很喜欢穿色彩艳丽的衣服。但我的工作不允许这样打扮。否则,你穿得花里胡哨,跟模特似的,家属看了,是什么心情?”任小娟这样说。

  服务无大小,关键在于用心。满意100不是一个口号,而是一个目标,她们要为了这个目标去努力,让大家切身感受到她们对生命的,对人性的关爱,感受到她们对中国几千年来优秀殡葬文化的传承和。

  “在别人最脆弱的时候,我能帮到他们,我就觉得这个职业很神圣”

  “告别会来了很多群众,我们就得控制好现场,如果秩序混乱的话,告别厅就会非常。”“他们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,去到那里,有我们带着,他们就不会无措了”市殡仪馆的引导员们在说起自己时,总是这样介绍着自己这个令敬而远之的的工作。

  多年的努力让人们看到了她们的存在价值,感受到了她们的温情服务,也肯定了她们的工作成绩。2011年3月初礼仪引导班获得了市级“巾帼文明岗”的荣誉。

  “破茧成蝶”化为美丽蝴蝶的她们并没有停下追求的脚步,完美服务的“蝴蝶效应”持续着

  有人称他们是“殡仪馆里的阳光女孩儿”,有人称他们是“安慰哀伤情怀的10朵金花”,还有人称他们是“带走悲伤的蝴蝶”

  殡仪馆阎太元的电脑存有一组图片,这是他精心为礼仪班的女孩们制作的。当他把相册打开时,伴随着小虎队“爱”的歌声,一个个身着鲜丽、青春时尚的女孩跃然而出

  原来,他们竟如此美丽。

评论回复